【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大白兔永久地址(httpS://DBT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洪荒少年猎艳录36章


  清晨,一缕阳光洒进房中,屋外欢快的鸟儿唧唧喳喳地叫个不停。此时,在秦子怡房中,她已经醒了,但是昊天却不在,她转身一看,只见桌子上放着一碗粥和几个馒头,她知道是昊天端进来的,心中一阵甜蜜。昨夜的情景还不时地在秦子怡脑海中浮现,令她面红耳赤,羞愧难当。
  她正想着,忽然听到门外传来轻柔的脚步声,接着昊天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子怡,醒了吗?
  屋内的人没有做声,昊天还当她还未起来,准备转身要走。这时,秦子怡的声音响起:昊天哥,我已经醒来了,你进来吧。吱嘎一声,房门被推开,昊天走了进来,可是顿时他就傻了,这哪像刚起床的样子。只见秦子怡臻首凌乱,青丝飘散,酥胸半掩,春光外泄,再加上她那略带羞涩的眼神,这分明是诱惑嘛。昊天感觉脑子有点发懵,他没想到秦子怡就这样将自己叫进来了,虽然他不介意占点便宜。
  秦子怡看见昊天那发愣的样子,咯咯咯……一阵大笑。只是她那春光难掩的娇样,却是令昊天鼻血上涌。昊天哥,你帮我穿衣服好不好?秦子怡也不知从哪里学的这幅勾人心魄的魅惑样,昊天感觉自己下面又有了反应。他看了看秦子怡,发现她的眼睛里闪现出一丝狡黠的目光,于是他连忙对着秦子怡说道:好,我来帮你穿衣服。说完就向床边走去。这时的秦子怡却吓了一跳,本来她只是逗着昊天玩的,但没想到昊天却当真了,虽然昨天晚上她已经把身心都交给了昊天,但现在让她要昊天帮自己穿衣服还是会感到不好意思,但自己却不能反悔。就这样,秦子怡强忍着心底的羞涩让昊天帮自己穿好了衣服,这期间自然免不了被吃点豆腐,但她却不能责怪昊天,而昊天则非常享受这个过程,他整个人脸上都浮现出很舒服的样子。
  穿好衣服后,昊天喂秦子怡吃完了早餐,本来她不想让昊天喂自己的,但昊天却仍很坚持,她又不过昊天,就答应了他。看着昊天一勺一勺的喂着自己,虽然感到很羞涩,但心中却非常甜蜜。吃完饭后秦子怡在昊天的带领下娇羞满面地走出了房间,跟着昊天一起来到了客厅,此时宁恭如已经吃完早餐正坐在里面等着他们。她看见到昊天和秦子怡出现,脸上充满了笑意,静静地望着他们。昊天倒是没有什么,俊面含笑,眉目间都是得意的神色。倒是秦子怡低着头,感觉特别的害羞,她用手在昊天的腰上扭了扭,昊天虽然感到很痛,但是依然面不改色。
  宁恭如看见了秦子怡的小动作,也没有调笑她,只是对着昊天嗔道:这下你满意了吧!我们母女都成了你的女人了。你很得意吧!说完她撇了撇秦子怡,秦子怡已经羞得低下了头,没有说话。昊天连忙拉着秦子怡和宁恭如的手说道:子怡、恭如姐姐放心好了,我以后一定会把你们当成我的心肝宝贝好好对待的。说完他看着两女,两女在听到昊天的这句承诺后,非常感动,缓缓的靠入了昊天的怀中,这时她们没有一点儿互相吃醋。昊天紧紧的拥着怀中的两女,心中发誓一定会给她们幸福。
  一连几天,昊天在这里享受到了帝王般的待遇,连战秦子怡和宁恭如母女,唯一的遗憾是不能三人一起同床,这也是两女的要求,毕竟能让她们心里愿意一起做自己女人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至于大被同眠只能等待日后机会再做。
  几天过后,昊天知道自己离开天女派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怕师傅师姐她们担心,而自己也有些想念她们了,因此想要宁恭如两女和自己一起回去天女派。谁知当他提出这个建议时,两女想了想,却并没有答应,昊天感到不解。两女看着昊天的样子说道:我们不是不想跟你回去,只是现在不合适,我们虽然都委身与你,但是我和子怡毕竟是母女,如果同时嫁给你的话,对你的名声不好,再说现在你还没有找到你的父母,没有父母祝福的婚姻是不完美的,所以你还是先回去打听一下你父母的消息,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你来娶我们,放心好了,现在我们都是你的人了,不会走的。昊天听到两女的话,非常感动,想不到两女这么为自己着想,他听完后紧紧的抱着她们说道:姐姐、子怡,放心好了,只要我有我父母的消息,一定会回来娶你们的,此生必对你们不离不弃,如违此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当他说到死的时候,突然两只小手捂住了他的嘴。旁边传来宁恭如的声音弟弟,不要轻易说死,我们相信你说完紧紧的拥着昊天。而秦子怡虽然没有说话,但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跟宁恭如的想法一样。


  知道要分别了,三人虽然心中有些惆怅,但是却没有多少悲伤,毕竟离别就是为了更好的重逢,昊天整天都陪着两女说话,他把自己在雪山派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两女,连自己的风流韵事也没有隐瞒,当两女听到昊天在雪山派找了那么多的女人,特别其中还有自己的长辈,她们都感到很生气,但经不住昊天不断地在旁边认错,说着好话,再说木已成舟了,自己也没有办法,反而会在他的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因此她们也就原谅了他。想想也是,昊天是一个魅力非常的男子,以后注定会有很多女人,而自己的长辈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男女之情了,就算被昊天吸引也很正常的,反而证明昊天的魅力很大,自己没有选错人。因此她们也就不责怪昊天了,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晚上吃完饭后,两女都匆匆的往房间走去,而昊天则慢慢的走着,本来他想去两女的房间,但想到在这时候去任何一个人的房间,另一个人心里都会感到不舒服的,索性哪个人的房间都不去,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他推开了房门,点亮了灯,却发现两女都在自己的房间,他一时发愣,直接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两女本来都非常害羞的,但看见昊天发愣的样子,她们都感到非常好笑,想不到平时那么流里流气的昊天看到这种情况会感到吃惊。而昊天毕竟不是常人,他愣了一会儿,就明白了两女今晚都在自己的房间里是什么意思,她对着两女笑了笑,这笑容就像大灰狼看见小白兔一样,而两女看见昊天的笑容,都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害羞的低下了头。
  昊天把两女轻推到床上,然后把自己的整个身子都压了上去,双手抚摸着两女那凹凸有致的身体,两女被他抚摸的欲火大增,忍不住娇吟起来,昊天看到两女的样子,也知道她们已经受不了了,于是快速的脱掉了两女的衣服,然后把自己的衣服也去掉,三人赤裸相对。昊天看着两女春情勃发的样子,连忙拉过秦子怡,压在了身下。
  昊天的两根手指轻轻地夹着秦子怡那娇软柔小的乳珠温柔而有技巧地一阵揉搓、轻捏,秦子怡娇躯一震,那一阵阵的快感让她芳心一阵迷茫,被那从敏感地带的玉乳尖上传来的异样的感觉更弄得浑身如被虫噬,一想到就连自己平常一个人都不好意思久看,不敢轻触的乳珠被这个男人肆意揉搓轻侮,母亲还在旁边看着,芳心不觉又感到羞涩和令人羞愧万分的莫名的刺激,这时她觉得蜜道里那种骚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她忍不住的道:我的底下好难受,不要这样的玩我了。昊天见秦子怡真的很难受了就一面含住一只饱满雪嫩的玉乳,吮吸着那粒粉红娇嫩的乳尖,一只手握住她的另一只娇挺软嫩的玉峰揉搓,一面用手轻抚着秦子怡那白皙细嫩、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他的手滑过她那清纯娇美、纤细柔滑的柳腰,庞然大物则直插她的蜜道。
  啊……
  一声火热而娇羞的轻啼从秦子怡小巧鲜美的嫣红樱唇吐了出来,虽然她和昊天已经有过夫妻之实了,但这样在自己母亲面前被他干还是第一次,秦子怡的脑海一片空白,芳心虽娇羞无限,但还是无法抑制那一声声冲口而出的令人脸红耳赤的娇啼呻吟。
  昊天见秦子怡的娇吟就停了下来,伸出舌头在她那粒稚嫩而娇嫩的玉峰上轻轻地舔着,一只手也握住了另一只饱满坚挺、充满弹性的娇软玉峰,并用大拇指轻拨着那粒令人目眩神迷、嫣红娇嫩、楚楚含羞的乳珠。
  秦子怡被他弄得银牙紧咬,身体一阵愉悦的颤抖,昊天的嘴巴已经咬住了她胸前的乳珠吸了起来,而另一只乳房则被他有力的大手揉搓着,一股强烈的麻痒的感觉瞬间传遍她整个身体,她受不了这刺激的撩拨,她的身体开始往上面顶了起来。
  女人的扭动和呻吟往往只会加剧男人的欲望,昊天的嘴唇在秦子怡香喷喷的身体上狂吻着,那双魔爪也没闲着,不停在她的身上游走,秦子怡的胸脯急剧的起伏着,快意的呻吟不受控制的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昊天的庞然大物她那在湿润的桃源里肆无忌惮地狂抽猛插着,一会儿深入浅出,一会儿左冲右突,直把秦子怡的蜜道干得浪汁横溢。秦子怡一边向上面顶着一边呻吟着,在昊天的狂力抽插下,她现在已经进入了那欲生欲死的境界了。
  昊天玩了一会就跟她换了一个姿势,他就抱着秦子怡坐了下来,这样秦子怡就坐在他的怀里了,然后他躺下来抱着她转了半圈又坐了起来,这样就和秦子怡成了面对面的坐着,秦子怡乖乖地搂着他的脖子坐在昊天的庞然大物上,蜜道把他那火烫的庞然大物紧紧的夹住,然后一下一上的套了起来。


  昊天的双手也没闲着,一只手紧紧箍住秦子怡的蛮腰,另一只手腾出来在她的乳房上揉搓着,秦子怡的蜜道虽然被昊天干过几次但还是很紧,可因为刚才的冲击已经显得非常湿润了,所以里面发出了滋滋的声音。伴随着蜜水的流溅,秦子怡轻声浪叫起来:好舒服,比起做梦来要舒服多了。秦子怡的蜜道虽然窄狭,但却蜜水源源,昊天抽动之间感到很顺畅,不过虽然顺溜,甬道里却像小嘴般的收缩吸吮着他的庞然大物,这一切感觉都让昊天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爽,秦子怡只觉得下面的蜜道里快感连连,她不知道已经泄了几次,而连续的高潮快感让她有点晕眩、有点受不了。而蜜道也一阵阵的抽紧,将昊天的庞然大物团团的包住,还一缩一松的恍似小孩吮吸奶头般在自行动作着。
  昊天既感庞然大物的龟头被吮得很舒服,又觉马眼周围有异物在触动,竟有些神经酸麻,那感觉真的太爽了,他加快了抽动的速度,而且每次的进入都是深抵内壁,插得秦子怡的小腹一凸一凸的,仿佛就要穿肚而出一般。
  此时的秦子怡似乎已进入痴迷状态,浑身颤抖、面色转白,随着一阵娇媚的呐喊,花房深处里又是一阵热潮涌出,蜂拥而至的热度顿时烫在昊天的庞然大物上,秦子怡虽然又高潮了,但她的屁股还在不停地上下套动,昊天觉得自己的庞然大物如同挤进一个紧窄而充满弹力的橡皮套子里;整个庞然大物给又热又滑的蜜道紧箍着,又酥麻又快美,于是他很快就与秦子怡的动作配合起来,当秦子怡沉下来的时候他的庞然大物就迎上去,她的屁股抬起来的时候昊天就沉臀落下来。
  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快,渐渐带起一片吱叽吱叽的水声,秦子怡已经忘记了羞耻,忘记了还有自己的母亲站在自己的身边,她畅快地呼叫着、舞动着,随着她的动作,那两个涨鼓鼓的乳房就如同风中的气球在昊天的面前荡来荡去,香臀上下的轻缓地起伏着,她细细的品味着庞然大物顶入她蜜道内的美妙滋味,每当昊天的庞然大物触及她的花心她便发出一长串令人销魂蚀骨的呻吟,渐渐的她似乎越来越享受这种女上男下的蹲骑式了,不但套弄的幅度愈来愈大,她的雪臀也不时地摇摆和旋转起来。
  昊天见她这样骚了也就由她在那里尽情的玩着,他的一双大手将她那雪白丰满的乳房抓在手里使劲地搓、捻、捏、揉,把她的乳房弄成各种各样不停的形状,好像要把那两个鼓涨涨的乳房玩爆似的。
  秦子怡的乳房被昊天玩得又痒还又一点疼,她不由的伏下身来让自己的乳房贴在昊天的身上,这样昊天就玩不到她的乳房了。她主动的吸上了昊天的唇,并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
  昊天一边吸着她的舌头一边爱抚着秦子怡那越来越滚烫的胴体,但这样一来秦子怡就不能用太大的力气,就这样玩了一会以后只得又坐了起来套动着,她闭着眼睛放浪的套动着,身上都布满了一层香汗,蜜道里流出来的淫水也越来越多。
  昊天和她吻了一会就又吸上了她的乳房,他知道她刚才是被自己吸她的乳房的力气太大了才伏下来的,因此也就没有用力的去揉她的乳房,只是用舌头舔着她那已充血勃起挺硬的乳珠,下面的庞然大物也用力的挺动着配合着她的动作,秦子怡被昊天舔得又骚又痒,嘴里不由的大声的呻吟起来。
  香汗淋漓的秦子怡两手抱着昊天的脖子用力的套动着,她阖眼蹙眉,脸上却是春情荡漾,她那驰骋的动作已迹近疯狂,伴随着她歇斯底里的呻吟声,从她浪穴里传出来的阵阵噗吱噗吱的响声也密切的配合着,那景象还真够淫靡的。
  随着秦子怡浑身抖动的套弄,昊天的庞然大物被她那蜜道内的嫩肉紧紧地夹住摩擦着,虽然秦子怡的动作已经很快了,但他还是觉得有点不过瘾,他双手抱着她的雪臀用力的顶了起来,他一边吻着她那雪白饱满乳房,一边两手扳开她那丰腴滚圆的屁股,同时用手指抠挖着她的菊蕾。
  秦子怡在昊天那三路的同时攻击刺激之下大声的呻吟起来,蜜道内不由自主地溢流出更多的淫水,她忍不住的呻吟着道:你真的好强,我被你玩得身体都飞起来了。她的身体被昊天玩得如癫痫发作般的痉挛起来。
  昊天狂吻着她的檀口香唇,胯下也不停地急抽缓送,将秦子怡一步步的推入了那欲望的深渊,这时他对秦子怡这样的动作感到有点不满足,他一个翻身将秦子怡压在胯下肆意挞伐起来,杨小天横着竖着不停地变换着姿势,最后将秦子怡那丰满浑圆的大腿架在肩膀上,低头近乎粗野地吮吸咬啮着她雪白饱满的乳峰和鲜艳诱人的乳珠。


  宁恭如在一边看着,早就忍不住了在边上自慰起来,杨小天一见就把她们两个都叠在一起笑道:想不到你骚起来的时候这样的厉害,你们答应过我的你们两个一起陪我的,现在我就让你们同时享受一下吧。他将她们控制在一个适当的高度,庞然大物贝就在她们母女两个的蜜道里轮流的干了起来。
  昊天的庞然大物就象织布机的梭子一样的在她们两个人的蜜道里穿梭起来,不一会她们两个都被昊天干得都叫了起来,那淫叫声此起彼落,伴随着昊天抽插时那密集的撞击声,房间里就象在演奏着一场大型的交响曲。
  秦子怡想不到母亲宁恭如会是如此的淫荡,竟然和自己同时和一个男人做这样的事,但她这时已经被昊天干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她那雪白丰满的身体被昊天顶得乱抖着,由于她是和母亲宁恭如面对面的躺着,她那两个高耸的乳房和母亲宁恭如的乳房激烈的摩擦着,两个人都被昊天干得大声的呻吟起来。
  昊天用力的冲击了一阵,秦子怡由于做了很久了,被他的这一轮强攻冲击得昏了过去,昊天只得把秦子怡放到一边专心的和宁恭如做了起来。宁恭如轻抚着昊天的胸肌道:你真的好强壮,把子怡都弄昏了,我也被你弄得成了一个荡妇了。说着就用力的套动着她的屁股,昊天尽情的欣赏着她的动作,她那一头浓黑的长发在空中迎风起舞,白净的脸蛋儿春情横溢,两个乳房像两只小白兔在那里欢蹦乱跳,纤细的小腰像风摆杨柳,圆滚滚的大屁股一起一落,粉红色的阴唇含着他的庞然大物一吞一吐,那情景还真的是淫靡极了。
  宁恭如扭动着曲线玲珑的娇躯不住地呻吟着,白玉般的身体也被心中燃起的情欲烧得透出晕红,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被这个男人摸上去就变得特别的敏感,他稍一撩拨就会点燃她心中的欲火。昊天那放在她腰际的另一只色手也顺着柔滑的曲线往下移动,然后放在她那圆圆隆起的屁股上,他将宁恭如那滑嫩的美肉一把抓起然后再缓缓的放开,感受着她那屁股的弹性,宁恭如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她那肥美的雪球微微的颤动。
  昊天玩了一会以后又将手掌按在她的乳房上用力的揉搓着,拇指轻轻刮过她那娇嫩的乳珠,宁恭如被昊天玩得那艳丽的胴体又轻颤起来了她呻吟着道:你真的太强了……没有想……到我们……两个……都不是……你的……对手……昊天笑道:别说是你们两个,就是再来两个也不是我的对手。说着昊天就用手指在宁恭如的菊门那里摩擦着,宁恭如的菊门已经沾慢满了淫水,被昊天的手指这样的摩擦着很是舒服,昊天的大拇指和中指分开宁恭如的臀瓣,食指用力挤进去轻柔的压迫着。宁恭如的脖子向后仰着,笔直的长发垂下来甩动着,由于是一根手指插在里面,而前面的蜜道又是那样的舒服,因此她没有感到一点的痛楚,昊天见了就两指齐出的挤进了宁恭如那紧凑的菊蕾里抽插起来。
  两根手指的进入就有点紧了,菊蕾里的嫩肉蠕动着抗拒着手指的深入,昊天感觉到宁恭如的菊门里和湿热的蜜道里截然不同,他拔出手指抱起宁恭如将庞然大物贝插入了她的菊蕾里,他的庞然大物一挤入菊蕾中就被一圈温嫩柔滑的括约肌紧紧的圈住了,宁恭如的肠道急速的收缩裹住了龟头,宁恭如被他这一下插得全身都僵了,嘴里惨叫着道:不要啊……拿出来……不要……好疼啊……昊天一边慢慢的动着一边在她的屁股上摩挲着道:好夫人,你忍一下,一会儿就不疼了。宁恭如那狭窄的直肠和菊蕾口处的括约肌紧箍着昊天的庞然大物,令昊天感觉到了极度的舒爽,庞然大物与柔嫩的肠壁强烈的磨擦更加强了他的快感。
  宁恭如眼睛含着泪可怜兮兮的道:弟弟……姐姐的……小屁屁……好疼……你拔出来……求求你……拔出来……好不好……看样子,宁恭如是第一次被插屁眼,杨小天享受着这样美好的感觉,昊天一听见宁恭如那娇媚的呻吟更是增加了他的兽欲,两只手抓着她的腰抬起她被浸透的白嫩屁股就上下的套动起来,不过他是知道她只要疼一会就不会疼了的,不然的话他也是狠不下心的。
  宁恭如的两手撑着昊天的大腿想把庞然大物拔出来,但昊天抓着她的腰她连动一下都动不了,这时宁恭如感觉到没有那么疼了,而且还有了一种酥酥的胀胀的感觉,因而那叫声也就没有那么惨,她呻吟着道:你怎么可以这样?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插了进来,你插得我好疼。昊天享受着直肠中那温热紧窄的感觉,见她没有挣扎了就松开了抓着她腰上的手,双手攀上她的乳房揉搓起来,这时宁恭如已经苦去甘来了,她一边呻吟着一边闭着眼睛扭动着腰臀,自己一上一下的套动起来,她一边套动着臀部一边呻吟着道:你好狠的心,这么大的东西一下就插了进去,你就不怕插死我啊?秦子怡这时已经醒过来了,她刚才不过是短暂的休克,一见母亲宁恭如叫疼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见昊天把母亲宁恭如的后面开了就骂道:你有没有一点良心啊,她这样的美艳熟妇可是很难找的,你能够和她行房应该感到很自豪了,你不珍惜她不算,还要这样的糟蹋她,你算不算是人?昊天一边抽插一边笑道:你很心疼是不是?你看她现在的样子就知道现在她已经不疼了,不但不疼了而且感觉很爽。你就不要操这个心了。秦子怡一见母亲宁恭如真的没有叫疼了,脸上虽然还挂着泪珠,但也有了一种陶醉的样子,她不由的开口问道:母亲您真的觉得很舒服吗?如果要是很疼的话你就告诉女儿,我就是打他不赢也要咬他一口,她这样的欺侮我们可不行。宁恭如一见秦子怡这样的问自己就红着脸道:没有关系了,开头是有点疼,现在已经不疼了,而且还有着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昊天笑道:你还真有孝心的,我没有骗你吧?做后面真的很爽的,而且我还有着做起来很爽的各种各样的花样,以后我再慢慢的跟你们玩。他看着怀里的宁恭如脸上还挂着泪就温柔的帮她吻干了,然后在她的唇上温柔的吸吮着,庞然大物也一下一下的往上面顶着,宁恭如由痛楚转为欢愉,柔嫩的直肠蠕动收缩的吸吮着昊天的庞然大物。


  昊天从张俊的记忆中知道她不用多久就不会疼了,但当他插进去的时候还是停下来没有动,而且还伸出手在她身上按摩着,不一会宁恭如就没有疼的感觉了,反而后面被插入的那种胀胀的,麻痹的感觉在宁恭如身体里面流窜着,因此昊天一动反而有了一种很舒服的感觉,那种麻麻的胀胀的感觉慢慢的变成了很舒服的体验,一种莫名其妙的舒畅感觉震慑着宁恭如的心智,宁恭如的屁股也就有规律的套动了起来。
  昊天一只手扶着宁恭如的腰抽插着,一只手则用指头在她的小豆豆上轻柔地画着圆圈,指尖每次滑过她的小豆豆都可以明显地看到她小腹的收缩,不一会宁恭如就被昊天刺激得大声的叫了起来,屁股也顶得越来越快了,昊天知道她已经完全适应了也就快速的动了起来。
  昊天只觉得他的庞然大物在体内散发着热力,烫得人酥麻难忍。她的屁股一边顶着一边叫道:原来这样做也很舒服,但怎么会是这样,后面的感觉怎么和前面这样的不同?昊天慢慢的动了一会,见宁恭如没有疼痛的样子就慢慢的加快了速度,宁恭如觉得一波波的快感涌了过来,她不由舒服得呻吟了起来,她感到和他融合在一起了,大脑里飘浮不定的一点什么意念也化为乌有了,虽然是被他强迫干后面,但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爽。她从来没有想到后面的交合也会出现和前面一样的奇妙的感觉,她满脑空空,身心都被那种快感填满了,她迫切的希望昊天能带给自己更大的冲击,希望他释放出来更大的力量。
  昊天在她体内的冲击更加的强烈了,那种令人舒服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了,宁恭如被他被带入到了一个迷幻的世界里,从直肠里出现的快感渐渐地向四处扩散,昊天一边抽插着一边还用双手玩弄着宁恭如的乳房,双重的刺激让她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一个她从未涉及过的神秘境地,宁恭如跟着昊天抽动的节奏挺动着屁股配合他的动作,努力的提高着那种舒服的感觉。
  你喜欢这样玩吗?
  昊天温柔的轻抚着宁恭如的头发道,他好象知道宁恭如的心意一样,庞然大物动得更有力了,她感觉到在他的身上获得了新生,也真正第一次领略到了后面那种销魂忘我的境界,那种以前从未有过的飘飘然的感觉是那么的令人心醉神迷,这种深入心灵深处的快感让她激动不已。
  喜欢。
  宁恭如呻吟着道。
  昊天笑道:你既然喜欢开头叫那么大声干吗?要不是我早就知道只疼一会的话,还真要被你吓住了。宁恭如羞涩的道: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被你塞了进去,我能不疼吗?说着在他的腿上掐了一下。
  秦子怡开头看着昊天在干着母亲宁恭如的后面还真的替她捏了一把汗,他的宝贝那样大,母亲宁恭如怎么会受得了?但她却看到母亲宁恭如就疼了一会就疼了,以后还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就放心了,现在看到母亲这样的享受她不觉的也有点神往,但她实在是太疲劳了,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呼呼大睡了。
  昊天一边慢慢的动着一边和宁恭如说着话,他的手也没有闲着,双手在宁恭如光滑如玉的身体上游走着,然后他的手就爬上了那两座俊美挺拔的高山,不断地在那高山之巅来回游弋,尽情的饱览着那秀丽的风光,然后双手又滑入高山之间的峡谷,再从峡谷里突围出来滑过坦荡柔软的平原,最后进入了宁恭如那神秘的三角洲,昊天的手穿过浓密的森林,探入了她的那粉红潮湿的沼泽地,然后在那颗已经充血的阴蒂上揉搓起来。
  宁恭如的阴蒂被昊天这一揉搓再也无法慢慢的去享受昊天的温情了,她一边放浪的套动着屁股一边娇叫道:不要这样玩了,你快一点动吧,我的里面很难受了。昊天笑道:你还真不是一般的淫荡,都说女人三十乳狼,四十如虎,虎狼之年的女人是贪得无厌的,看来真的是这样了。说着长出了一口气,一只手扶着宁恭如的腰,一只手握住她的乳房开始了猛烈的活塞运动,两人撞击时发出的啪啪声顿时充满了房间。
  宁恭如这时开始感到肛交的快感了,那种变态的感觉冲击着她的大脑,偶然给昊天顶中一下幽门双腿就会打颤发软,不一会她就发出了嗯嗯的呻吟,她很想看看自己的后面是个什么样子,于是她就低下头向下面看了过去,只见昊天的庞然大物上青筋环绕,威风凛凛的在自己的菊门里来回肆意的抽送,庞然大物直直的向体内深入,进去的时候把那美丽的菊纹都带了进去,全部进去了以后又缓缓的向外抽出,每一次顶入时宁恭如都爽的想大叫,那种被他的庞然大物把那层层皱皮磨擦的舒畅感觉确非言语所能形容,似乎全身的感觉神经都集中在屁眼和他的庞然大物接触的几寸部位,一抽一送都引起莫名的快感,一进一退都带来无比的欢愉,然后聚集在大脑中,储到了一定程度,便燃起爱的火花,爆发出让人如痴如醉的性高潮。


  昊天抽送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宁恭如被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的电击般的刺激弄得一阵狂喘娇啼、银牙轻咬,秀美火红的优美螓首僵直地向后扬起,她那一双美眸中闪烁着一股醉人而狂热的欲焰,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着她的扭动而飘荡着,全身的雪肌玉肤渗出一层细细的香汗,宁恭如已经被这强烈的、经久不息的、最原始最销魂的刺激牵引着渐渐爬上男女淫乱交欢的极乐高潮。
  啊……好爽啊……
  宁恭如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一声哀婉悠扬的娇啼,那强烈至极的肉体刺激以及想到他是自己的女婿又是自己的爱人那种禁忌的刺激已经使宁恭如成了他的俘虏,她心想,只要是一个女人,如果尝到了这样的滋味那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那感觉真的是太爽了。杨小天一边揉搓着宁恭如的乳房一边用力的挺动着他的庞然大物贝,半柱香之后,宁恭如再次啊……的一声娇啼,修长雪白的优美玉腿猛地高高扬起、僵直,身体则酥软娇瘫地躺在了昊天的怀里,宁恭如那一双柔软雪白的纤秀玉臂也痉挛般紧紧抱住昊天放在她乳房上的双手,十根羊葱白玉般的纤纤素指也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被欲焰和娇羞烧得火红的俏脸也迷乱而羞涩地靠在他的胸前,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雪白娇软的玉体一阵电击般的轻颤,从蜜道深处的花心猛射出一股宝贵神秘、羞涩万分的熟妇蜜精玉液,由于那小穴没有庞然大物在里面堵着,那股蜜液竟然噗的一声都喷到了昊天的肚子上。
  啊……爽死了……怎么会这么爽……啊……宁恭如娇靥羞红着发出一声满足而娇酥的叹息,但看到自己的蜜液喷出了这么远不由的一阵脸红,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蜜汁会喷得会有这么大的劲道,就是平时尿尿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大的劲道。
  娘亲,你真的好淫荡啊,难道做后面比前面还要爽?秦子怡睡了一会就被母亲宁恭如的淫叫给叫醒了,她在那里默默地看着母亲宁恭如那淫荡的样子,这时见母亲竟然把蜜汁都喷了出来就忍不住的开了口。
  宁恭如还沉浸在高潮后的那种酸酥、疲软的慵懒气氛中,一听到女儿秦子怡的话还真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她红着脸道:臭丫头,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
  你不知道这是很羞人的吗?你给我一点面子好不好?秦子怡红着脸道:娘亲你的后门都给他开了,还要什么面子?说着把身体靠着杨小天道:好夫君,我也要你给我弄一下,我还想玩一次,我也要把后面给你玩,我娘亲被你玩得喷潮了,一定是很刺激的了。你不是说我们两个都不是你的对手吗?我再陪你一次好不好?秦子怡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说出这么淫荡的话,也许是看见母亲和自己喜欢的男人发生关系,那种禁忌的感觉实在是太强了太刺激了,也许是不服气母亲被自己的爱人开了后门吧,所以才会说出这么淫荡的话来。
  昊天笑道:给你弄一下是可以的,但你还小,就不要再做了,这会对你的身体有影响的,我跟你母亲做完这一次就差不多了,我刚才给她恢复了体力,一次高潮是满足不了她的,现在你母亲还有再战之力,等我跟她做完再给你弄吧。宁恭如一直在不住地低低地娇喘,云雨高潮后的她全身玉体香汗淋漓,满头如云的乌黑秀发凌乱不堪,艳丽俏美的粉脸上还残留着一丝丝醉人的春意,秀美的桃腮还晕红如火,那一阵阵的兴奋及刺激感从昊天的庞然大物处还一直不断地传入她的脑中,使得她的身体又蠢蠢欲动了。
  昊天说的没错,宁恭如就休息了一会就低低的呻吟道:我的前面好痒了……好弟弟……你换到前面玩一会好不好……说着就坐起了一点把庞然大物放进了前面的蜜道里,然后一点一点的坐了下去。
  昊天坏坏的笑道:你们两个是不是要把那些春宫图上的动作都要在今天试一次?上面的招式可是很多哦。宁恭如红着脸道:我才没有看春宫图呢,或许子怡这丫头偷着看过吧。说着双手紧紧勾着昊天的脖子抬起了自己的屁股。
  昊天听了她的话就停止了动作,把庞然大物从她的后面换到了前面,此时的宁恭如身上一丝不持,身体有节奏的扭动着,胸前两个丰满的乳房也随之颤动,昊天双手托着她的纤腰用力的套动着,不一会宁恭如就又大声的呻吟了起来。
  宁恭如这一张柔若无骨的小嘴还真的和别的女人不同,昊天觉得她的这张小嘴带着层层的环套,一边吸吮着他的庞然大物一边一寸寸的深入,一环一环的紧紧套牢着他那粗大的庞然大物,那种感觉真的太爽了,他感受着那深入过程中肌肤紧紧熨帖的感觉,直到宁恭如的小穴把他的庞然大物全部吞了进去。


  如果昊天没有记错,宁恭如的小穴绝对是名器之中的--七窍玲珑从张俊的记忆中昊天得知,七窍玲珑的玉门略大,阴户亦较大。一接触到男性的阳物时,阴户口会立刻扩大,从里面吐出细细的肉针,可以插进阳物的铃口,并不断吸吮。碰到这种情形时,男人通常都会冷不防地大吃一惊,而其铃口也会被吸吮得门户大开,全身仿佛受到电击般,麻痹而不能动弹,又如七叶笼草食虫一般,因而得名。
  宁恭如把昊天的庞然大物吞进去就用力的套了起来,昊天也用力的向上面顶着,不一会宁恭如就呻吟了起来:啊……好弟弟……好夫君……好女婿……你顶得我好爽……我已经被你干得成了一个荡妇了……她的淫叫完全没有了章法,弟弟夫君女婿什么的乱叫起来,交合处不断的传出来碰撞声和淫水的叽叽声,几种声音都混合到了一起。
  宁恭如还真不是一般的骚,她小穴里的蜜液不断的流出,那如狼似虎的骚劲这在她的身上完全的体现了出来,也许她以前没有来过高潮,这一做起来还真有点疯狂的味道,昊天也挺动着自己那有力的臀部,坚硬的庞然大物在交合的状态下仿佛进一步壮大起来,将宁恭如的蜜道涨的满满的。
  昊天一边挺动着庞然大物一边玩着宁恭如的乳房,眼睛则看着宁恭如那如醉如痴的美艳的脸蛋,她的脸是那样的妩媚,眉毛轻皱着,星眼半合,红润欲滴的小嘴不断发出呻吟,那娇媚的样子还真够令人心醉的。
  宁恭如的美臀用力的抬上去压下来,纤细的腰肢极有韵味的扭动,快感如同台风般肆虐着杨小天那壮实的身体,昊天也被她的淫荡给感染了,抓着宁恭如乳房的手的力气加大了,下面的庞然大物也带着满腔的欲望冲撞着宁恭如那蜜液横流的小穴,原始的欲望使得昊天莫名的暴虐起来。
  昊天的庞然大物开始狂风暴雨一般的挺动,宁恭如的蜜道虽然有充分的蜜液润滑,但是他像野兽一般的动作还是让她有点吃不消。她不由的娇叫道:好夫君……好弟弟……你慢……慢一点……你这样的干我……有点吃不消……我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宁恭如的娇声蜜语使昊天更加的激动,他更加猛烈的挺动起来,只不过他还是没有拿出他的压箱底的绝技,他现在是想好好的和她玩,还不想让她躺着不能动……昊天虽然动得很快,但宁恭如也不是省油的灯,渐渐的她就适应过来,她呻吟着:小夫君……你太……厉害了……看来我们母女两个就是轮流着来也不会是你的对手……昊天笑道:你们肯定不是我的对手,我可是很厉害的哦。他一边说着一边吻着宁恭如的小嘴,昊天的手狠狠的揉捏着宁恭如那一对极品般的雪乳,她的乳房在昊天的揉捏下慢慢的浮上了一层粉红。
  宁恭如那杨柳一般的腰疯狂的扭动着,柔美的蜜道上上下下不停的吞噬着昊天那坚挺的庞然大物,而每一次都高高抬起,重重的落下她的蜜穴都会前后左右的一阵磨动,更使得蜜道的每一个肉环都紧套在庞然大物身上箍紧,吮吸,里面的嫩肉也会一阵阵的蠕动,那感觉要多美就有多美。
  昊天的庞然大物随着宁恭如身体的扭动进入她那绵紧的蜜道,沿途的快感一波波的从庞然大物上传向他的四肢百骸,那感觉真的是太爽了,这时的宁恭如已经陷进那情欲的旋涡中去了,她一面套动着昊天的庞然大物一边乐此不疲的和他热吻着。
  昊天见宁恭如这样的热情就用双手抱着她的腰,他一边用舌尖挑逗她的舌尖,一边将她口中甜香的唾液吸入口中。两人的两条舌头一会在我的口中,一会又在他的口中相互缠绕;一会儿深吻,一会儿浅吻,弄的两人的唾液都拉出了条条晶莹的细丝。
  宁恭如忘情地耸动着自己的屁股,那柔若无骨的玉体美妙而愉悦地随着昊天在她蜜道内的抽动而蠕动起伏着,昊天见她这样骚抽插也越来越快,撞击也越来越重,宁恭如被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的电击刺激弄得一阵狂喘娇啼,秀美的螓首僵直地向后扬起,美眸中闪烁着一股醉人而狂热的欲焰,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着她的扭动而飘荡着,全身的雪肌玉肤渗出一层细细的香汗,她已经被这强烈的、经久不息的、最原始最销魂的刺激牵引着渐渐爬上男女交欢的极乐高潮。
  宁恭如一边摇动着自己的屁股一边呻吟着道:你的太厉害了……不但可以持久……而且那宝贝也很大……一和你做爱不但蜜道里都……涨满了……而且一被你抱住就有一种想……和你做……爱的感觉……而女人一和你做爱就被你……迷住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套动着她那雪白的屁股,她说的可是自己真实的感受,她现在觉得桃源里面传出了一种令她无法说出来的舒服的感觉,她越快那种感觉就越强烈,那强烈的快感令她欲罢不能,汗水在她晶莹的肌肤上流成了一条条的小河。宁恭如气喘吁吁的道:好舒服……这滋味……实在是……太棒了……昊天一边配合着她动着一边用力的揉搓着她的乳房,在昊天三路夹击下,宁恭如此时只能挣扎娇喘着,她那娇艳的桃腮羞红如火,美丽的胴体被那阵阵的酸痒感袭击得酸软无力了,整个人都无力地软瘫下来,啊……她的嘴里发出一声短促而羞涩的呻吟,不一会她就仰头呻吟了一声,只见她全身都泛起了一层红晕,腰肢猛烈的挺动着,一股股蜜液从她的蜜道里流了出来,宁恭如那明艳照人的娇容春意盎然,媚眼如丝,嘴里发出着宛如叹息般的呻吟声,曲线优美的娇躯恍如蛇似的蠕动,修长白皙的秀腿抖动不已,纤腰直扭,肥臀直摇,娇喘吁吁地将那挺翘的屁股套动着,全力的迎合昊天的抽插,嘴里放荡地浪叫道:啊……真是太舒服了……我又高潮了……宁恭如那美丽得炫人的娇靥春情洋溢,红霞弥漫,媚眼微闭,眉目间浪态隐现,随着昊天的猛烈撞击,那一股股妙不可言的快感直冲心头,她爽得那美丽的脸蛋绽放出甜美的笑容,樱桃小嘴里大声的淫叫着,那艳绝人寰的娇靥流露出满足而愉悦的神情,双腿因为高潮的刺激而紧张地颤抖着,这时她感觉到又一股温热暖流又从她的蜜道深处潮涌而出,奇异的快感一波波的冲击着她,她的身体也一下就软了下来。


  昊天见宁恭如不行了就停了下来,输送了一些真气给她,不一会宁恭如就觉得自己不但体力都恢复了,就是蜜道和菊门的肿也消了,她用一种敬佩的眼光看着昊天道:你真的太棒了,你不但可以让女人欲生欲死的,而且还可以让人恢复疲劳,我现在比原来都要更有精神了,不过我实在太舒服了,需要休息一下,你陪陪子怡吧。说完之后,宁恭如从杨小天的身上下来了。
  秦子怡在宁恭如下去的时候就爬到了昊天的身上套动了起来,昊天一边配合着她的动作一边揉搓着她的乳房笑着道:你们两个哪里像是母女啊,都成了一对淫娃荡妇了,刚才都做得不行了,才休息了一会就爬了上来,看来你是有点食髓知味啊。秦子怡红着脸道:你把娘亲弄得叫得那么厉害,我在边上看着我能不想吗?
  我也想和娘亲一样的做一次后面,也要和娘亲一样的爽得在前面喷潮。秦子怡说着就抬起了屁股,抓着昊天的庞然大物就往自己的菊门里放去。
  昊天坏笑道:就这个你也要和你母亲比?你还真有一股不服输的劲,要知道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是可以喷潮的,而且第一次做后面是很疼的,你真的也要做后面吗?秦子怡红着脸道:我看到娘亲疼了一会就不疼了,我想我是可以忍得住的,看着娘亲做得那样爽,我真的很想做一次。秦子怡说着就用菊门套着昊天的庞然大物坐了下去。
  昊天见到南宫清的动作,笑着说道:做后本面还有一个更好的姿势,我就让你体会一下吧。说着就把秦子怡摆了一个狗爬式,然后把庞然大物在她的菊门慢慢的摩擦着,由于庞然大物刚从秦子怡的密道里拔出来,而秦子怡也在旁边看的春潮泛滥,就连菊门也都沾上了很多的蜜汁,因此昊天的庞然大物也就觉得很是润滑,他的庞然大物进去一点就后退一点,随着昊天慢慢的抽动,他的龟头一点一点地进人了秦子怡的菊门内,这时他用双手托起秦子怡的屁股用力地向前一挺,他的庞然大物便插进了一大半,秦子怡感到后面真有一点很疼的感觉,但她已经做好了疼的准备,因此也就强忍着没有叫出来。
  昊天抽插了几下,整根庞然大物就全部进入了秦子怡的菊门里,秦子怡觉得自己的直肠被他的庞然大物塞得满满的,就在这时她又觉得那种疼的感觉又没有了,里面传来的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她的双手紧紧抓着床单,屁股向后面用力的顶了起来,她已经开始浪骚起来,昊天还没动几下秦子怡就已经开始反击,昊天也就一下一下的抽动起来,秦子怡的嘴里开始发出低沉的、极力压抑着的呻吟。
  这时昊天开始慢慢地温柔而有力地抽插起来,每一次都将庞然大物全部的插了进去,秦子怡被昊天搞得狂呼娇啼,蜜道里的春水在昊天的抽插下不断地流出,她的屁股随着昊天的抽插而左右上下地摆动,昊天一边抽动着他那粗大的庞然大物一边道:你是不是还要更刺激一点的?秦子怡呻吟着道:我都被你弄得很难过了,当然是要刺激一点的啊。昊天一边用力的动着一边用手揉着秦子怡的乳房道:你既然喜欢刺激的我就再助你一把吧。秦子怡呻吟着道:你不要用那么大的力好不好,你揉得我好疼啊。昊天道:不是我用力大了,是你的乳房太嫩了,里面还在发育,那些硬块一摸是有点的疼的,虽然你有点疼,但我摸起来可是很舒服的,其实我这是在增加你的快感,又痒又疼才更刺激,你说是不是?秦子怡听昊天这么一说还真觉得有怎么一回事,那一点点的疼在那极度的舒爽中使自己显得更加的兴奋,但她在昊天的大力抽插下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大声的呻吟着,不一会就被那一阵阵的快感淹灭了。
  昊天一边动着一边像在欣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似的把秦子怡注视了好一会儿,过了一会才吁了一口气道:你真的美了,三围突出,瘦不露骨,皮肤又白又嫩,真的太动人了。说着就又在秦子怡的身上抚摸起来,他一边摸着一边说道:你的肌肤模起来又光又滑,你这对乳房娇小玲珑,这两颗奶头好似一颗粉红色的珍珠一样。说着就以手环绕着她的肩膀,用两只手指轻轻夹着她的耳朵上下磨擦,秦子怡的耳朵传来一阵又酥又痒的感觉,小穴里的水流的更多了,昊天见她真的很享受,就向她的耳窝内轻吹着热烘烘的口气,然后用嘴唇在上面吸吮,这一来弄得秦子怡的呻吟声更大。
  昊天见秦子怡已经迷醉在自己的调情手段下,不由的也兴奋了起来,他将手指放进了她的腋下轻摸,有时用手指头轻刮着她的阴蒂,秦子怡的呼吸变得更加的急促起来,面颊也不由自主的变红了,昊天见状把另一只手也伸向了她的乳房。


  秦子怡本来就是属于那种闷骚型的女子,而这样三足鼎立的特殊姿势交媾更是令她兴奋无比,她觉得自己的肛门就象小嘴在吃香肠一样,把他的庞然大物含得那样紧,夹得那样密,而那一阵阵的快感也让自己更加的兴奋了。
  昊天同样兴奋地抽插着,而且愈插愈深,愈插愈猛,他更用力、更快、更深入的抽送着,几乎是全根没入秦子怡的后门,又几乎是全根地抽出,只将大龟头让她那粉红色的括约肌夹住。同时杨小天也感到秦子怡的直肠的强力地紧箍、吸吮着着自己的庞然大物。
  昊天知道秦子怡已经在性高潮当中了,于是在她那紧缩的直肠里作最后的抽插,秦子怡大声的淫叫着,眼睛微闭着,两个大乳房来回的抖动着,屁股乱扭着,那个淫荡的样子比那些春宫图片里的女人还要迷人,昊天看着自己的庞然大物在秦子怡的后门里进进出出的绮丽风光,还能感觉到秦子怡的小穴紧紧地包围着庞然大物的快感,而她那丰满的臀部还时时撞击自己的小腹,更使昊天多了一种刺激的感觉。
  昊天接连着就是近百下的疯狂抽插,每一下都是直插到底,由于昊天疯狂般的抽插,把那张本来就不结实的床搞得都吱呀吱呀地响,和着秦子怡的淫叫,以及庞然大物和菊门的碰撞发出的肉击的撞击声,房间里形成了一曲美妙的性交协奏曲。
  两人的交合处传来阵阵沽滋沽滋的淫声,不一会秦子怡就爽得大叫道:
  啊……我又来了……我的好夫君……你的小妻子又被你干得快死过去了……她一边大声地淫叫着,一边飞快地将雪白肥嫩的屁股前后地抛动。
  昊天又用力的干了几十下,秦子怡啊……啊……啊……的叫了起来,她的蜜道里的淫水一下就喷出了出来,人也爽得昏了过去,只是直肠的内壁不由自主地对庞然大物做着最后的夹吸,昊天见秦子怡不行了就把庞然大物拔了出来,而自己却还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他停了一会以后就在秦子怡的身上抚摸了一会,不一会秦子怡就醒了过来。
  秦子怡一醒来就红着脸道:太爽了,我爽得灵魂都出窍了。她丰润红艳的嘴唇微微的张开着,好象是在回味着刚才的激情,然后伸出舌头在那红润的嘴唇上慢慢的游动着,长长的睫毛轻柔的翼动着,那样子十分的诱人。
  昊天见了不由的吻上了秦子怡那红红的唇,手掌也抚上了她那丰满的胸部,指尖温柔的嬉戏着那粉红色的乳珠,他一边玩着一边道:你这样子实在太诱人了,我现在都想再吃你一次。秦子怡在昊天温柔的爱抚下那粉红色的乳珠渐渐的变硬了,呼吸也有点紊乱,嘴里又传出了娇媚的呻吟声,她的手在昊天的背上轻轻的抚摩着,这时的她变得很温柔,她一边抚摩着一边说道:你真的好强,我都被你玩得成了一个荡妇了,你让我休息一下再来好不好?昊天见她这样的夸奖自己不由的有点飘飘然,也就温柔的在秦子怡那嫩滑的身体上抚摩起来,他先从秦子怡的背部开始,然后就抚上了她那挺翘的屁股,秦子怡的屁股又挺又圆,而且还富有弹性,他还真有点留连往返的感觉,他在那里停留了一会以后就摸向了她那匀称的双腿,她的那两条腿既修长又健美,他用指尖抚摸着她那富有弹性的肌肉和那优美的小腿。
  秦子怡在昊天的爱抚下嘴角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她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颊,使她看起来是那样的性感和可爱。昊天轻轻的把她的头发拨开,嘴唇轻柔的亲吻在她的唇上,他一边亲吻着一边嗅闻着她身上的幽香,这幽香让他深深的陶醉,昊天仔细的品尝着秦子怡的红唇,偶尔把舌头伸到她的嘴里搅动几下,在他的挑逗下,秦子怡和昊天对吻了起来,昊天感觉到秦子怡的心在胸腔里砰砰的乱跳,就把手滑向了她的胸部,感受着她那心跳的旋律,指尖则循着粉红色的乳晕划动着,在昊天的双重的攻击下,秦子怡的呻吟声更大了,她扭动着身体将乳房在昊天的胸膛上摩擦着,昊天知道她的乳房想要自己摸了,就握住了她那丰满的乳房揉搓了起来,秦子怡的心在昊天的手掌下有力的跳动着,身体则象一条蛇一样的扭动着。
  昊天见秦子怡很享受就温柔的含住了她那坚挺的乳珠吸了起来,有时还用舌头绕着那艳红的乳珠轻舔着,秦子怡在昊天的动作下呼吸慢慢的变得急促了起来。
  昊天吸了一会就把嘴唇移到了秦子怡的脖子上,秦子怡感觉到昊天的嘴唇移开了就呻吟着道:不,不要停……嗯……这感觉太美妙了……你继续吸我的乳房吧……昊天听了就又含着吸了起来,秦子怡被他吸得身体都一抖一抖的,不一会她就忍不住的坐到了昊天的庞然大物上开始快速的旋转起来。


  昊天见她又骚起来了也就开始进攻了,他知道秦子怡是见自己还没有尽兴才这样奉献的,他快速的进攻着,每一下都是深深的进入。秦子怡被昊天玩得春情大涨,底下的蜜道比以前吸得更有力了。
  昊天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掌笑道:你还真是一个小骚货,你吸得我好舒服。说着就快速的动了起来,他不断的变换着姿势,从传统的姿势一会儿就转到了侧位,不一会就又坐在秦子怡的一条大腿上,把另一条大腿抗在肩上,一只手挑逗着秦子怡的敏感地带,身体则舒缓的来回运动,开始的时候昊天很温柔深入的抽动,手时而攀上秦子怡的乳房抚摸着,到后来就变成快速的动作了。
  秦子怡的口中发出了快乐的呻吟,房间里几种不同的声音在不断的交响着,这样做了一会儿,昊天就拿出了他快攻的绝活,他的身体快速的动了起来,而秦子怡的身体也急速的抖动起来,两个乳房更是激烈的跳动着,不一会秦子怡就大叫了一声趴了下来,她又爽得昏过去了。
  一见秦子怡又晕了,旁边的宁恭如羞涩的道:你真的太强了,又把她弄昏了。昊天笑着道:要不是这样强的话你会有这样爽吗?宁恭如妩媚的瞪了杨小天一眼,红着脸道:知道你厉害,该行了吧,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啊?昊天见她都这么说了也就一手搂着宁恭如说道:也好,我们趟在休息休息吧。说完抱着两女睡了过去。
  第二天,昊天从温柔乡中醒了过来,看着昨晚上为了满足他累得睡着了现在都还没有醒的两女,心中感到非常高兴,得妻如此,夫妇何求,他不想让两女感受到离别的悲伤,因此轻轻地亲了两女的脸颊,然后走下了床,提着昨晚上已经收拾好了的包袱,离开了房间。走到门前时,他回头看了看床上的两女,然后毅然转头,向远处飞奔而去。他却不知道,当她离去时两女眼角流出了泪水。


上一撸:洪荒少年猎艳录46章



下一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