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撸大片备用地址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撸大片永久地址(ldp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老婆的男人们第四卷09


  腾家宝贝叫腾慢慢,可腾慢慢同志却是一点都不慢,每天睁开眼睛就要喝奶,喝了奶就开始笑,天生的乐天派,腾家上下都拿这孩子没辙。
  腾家现在一下子出了两个宝贝,都已经全部处于黄色警戒之中了。
  腾慢慢粘人,一刻也离不开辛博琪,虽说偶尔被孙苒抱去哄着,她也是不哭不闹的,就是个傻笑,但是只要孙苒一把这孩子送回来,她就腻在辛博琪怀里,怎么都不出去。
  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总要挨着辛博琪睡,她自己的那张小床,根本形同虚设。
  搞的腾椿语哭笑不得,你还不能跟这个小无齿之徒发火,但是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是不知道她正霸占着,他的老婆。
  本来辛博琪怀孕了,他就得禁欲,只能看着不能做,现在倒好了,他们两个人的床上,中间隔了个腾慢慢,他连摸都摸不着了。咱们腾中将还能不发火?
  他一把抱起腾慢慢,拎着她回到她自己的房间里,搁在婴儿床上。
  「宝贝你乖乖的,妈妈得陪着爸爸,你知道吗?」他跟女儿说了半天,腾慢慢唆着手指,小嘴吧嗒吧嗒的睡的正香,腾椿语这下放心了,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下,满意的离开,轻轻的关上房门。
  腾慢慢的同志的房间就在腾椿语他们房间的外间,一门之隔,本来是有专门的婴儿房的,可辛博琪要时刻看着孩子,所以就搁在了外间。腾椿语的门刚带上,人还没走到床边,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声就响起来,腾慢慢在那边扯着嗓子嚎叫,好像全世界都抛弃了她一样,哭得那叫一个伤心。
  腾椿语脑子嗡得一下,本来眯着的辛博琪也蹭的一下坐了起来,看见腾椿语愣在那里不禁皱眉,「椿语,慢慢在哭呢。」这孩子觉得是来跟腾椿语做对的,刚才还好好地,怎么这一会儿就哭了呢?
  辛博琪见他没动,就要下床去抱孩子,腾椿语连忙阻止了,「你别动,我去抱她。」腾慢慢一到了腾椿语的怀里,立马就不嚎叫了,转而换上了笑脸,看着她的爸爸咯咯咯的,腾椿语哭笑不得,这孩子不应该叫腾慢慢,应该叫腾讨债,这就是个讨债鬼。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腾椿语和腾慢慢这种父女关系,如此的缘分,那上辈子肯定关系匪浅,说不准还真的是来讨债的呢。
  腾慢慢扑腾着扎进辛博琪的怀里,腻歪着,辛博琪搂着她慈爱的微笑着,「宝宝又不乖了。来跟妈妈睡觉。」腾椿语看着她那个样子,忽然间就傻眼了,女人在怀孕的时候美,她在成为人母之后更美,辛博琪看着腾慢慢的那种无限怜爱的眼神,生生的打入了腾椿语的心,这孩子真的是跟他们家有缘。谁说他老婆不懂事,她只是没遇到她在乎的事情而已,对于这么一个非亲非故的孩子,她都能这么用心的照顾着,谁还能说她没心没肺?
  「老婆。」腾椿语抱住了她,头埋在她的胸前。
  他的这一声老婆,声音已经沙哑了,低沉性感的让人迷乱,他挨着她的肌肤,了变得滚烫,辛博琪骤然害怕起来,拼命地缩着身子,躲着他,她自然知道,男人此刻的反应是因为什么。
  她结结巴巴的说着,可怜之极,「椿语,我怀孕了,你忍忍行吗?我怀孕了啊,别伤害我的孩子。」腾椿语哭笑不得的看着她,确实他的身体有了异样,可这女人也不用怕成这样吧,他在每个分寸,也还是会保护孩子的。
  辛博琪哪里想到这些,她现在怕的要死,就怕这些个用下本身考虑问题的男人乱来,有了腾慢慢之后,她更加爱肚子里的孩子,想着用不了多久,她肚子里的孩子就会像慢慢一样的可爱,她现在越发的憧憬未来,除去孩子的父亲是谁的问题,她把未来想的很美好,越是在乎的东西,就越是害怕失去。
  她咬着唇,犹豫了良久,「椿语,要不我用手帮你?」「老婆,我就是想抱抱你,你别那么紧张,我还有分寸的。睡吧。」他叹气,抱着轻轻的抱着她。
  辛博琪哪里放得下心,死搂住腾慢慢这个挡箭牌。
  夜深了,她们睡得也安慰了,辛博琪不知不觉也松开了腾慢慢,转过去自己睡觉,而腾慢慢只是抓着辛博琪的衣角,睡的香甜。腾椿语起身给这母女两个盖被子。
  女人在怀孕之后,胸部会发胀,这是女人胸部的第二次发育,辛博琪的胸本来就不小,这下更加的丰韵,她穿着绸缎的睡裙,胸型完美的展现出来,侧身挤压着深邃的沟渠,半个浑圆露出来,身上散发着的那股子奶香味,不知是源自她还是源自小小的婴儿。


  腾椿语看得痴了,不知不觉的靠近她,可中间隔着一个腾慢慢,这让他不好下手,当即起身,将辛博琪的睡裙脱去,任由腾慢慢抓着,你不是喜欢抓衣服么,这下全都给你了。
  再次将腾慢慢抱回婴儿房,更加的轻手轻脚,他甚至想要祷告了,这孩子可别在醒了。回到房间,他老婆还睡的香甜,浑然不知道,她已经赤裸着身体,散发着无尽的诱惑。
  只要腾椿语在家,他就不让辛博琪穿着内衣睡觉,说是会挤压胸部,对女人不好,她也大致听说过,所以这段时间以来,都没穿内衣睡觉。
  他侧卧在她的旁边,仔细的瞧着她,好像怎么看也不够一样,她的唇边有着淡淡的微笑,可眉头却是皱在一起的。她说她自己胖了,胳膊腿都变得粗了,可腾椿语知道,这哪里是发胖,是在浮肿而已,她那个小身板胖不起来,补品没少吃,可就是不起作用,每天早晨还是吐的厉害,看着都让人心疼。呕吐没有比以前好,反而更加的严重,她常常躲起来,自己一个人吐,不让他们知道。
  他看着她心疼的无以言表,拥紧了她。
  她有乳晕变大了,乳头也由原来的樱桃红变成了殷红,近乎透明的胸部,让他悄然觉得,只要轻轻一掐,就能出水一样。他忍不住就吻了上去,含住了她有乳尖,轻轻的吮吸着,他的手慢慢的抚摸上了她的肚子,那里依然平缓,可是有着他们的结晶。
  辛博琪动了一下,朦胧的睁开眼睛,她感觉身上有一些重,眼睛睁开一条缝,竟然看到一颗人头在她的胸前嘿咻嘿咻,她吓了一跳,使劲的往后缩着,推拒着腾椿语的头,「椿语,你干什么,你答应我不乱来的!」腾椿语眨了眨眼睛,狡黠的一笑,「我怎么了?我什么都没有啊。」辛博琪咬了咬唇,「你没有?那我的衣服呢?」腾椿语想都没想就说,「慢慢脱得的,她喜欢你的衣服。」辛博琪翻了翻白眼,这男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厉害呃,竟然赖到慢慢身上去了,「你少蒙我,慢慢那么小她懂什么。」腾椿语宠溺的笑了,「你真当我会乱来啊,琪琪,你别怕,我就是想亲亲你而已。」辛博琪还是怕,仍然不依他,「孩子都看着你,你别这样啊。」「宝宝才三个月而已,那里看得到呢,你就乖乖的让我亲亲好不好?你真想折磨死我吗?你看看我,你看看啊。」「可慢慢在看着呢,别再小孩子的面前这样。」「慢慢在她自己房间呢,在说她已经睡了,你也说了慢慢那么小,她懂什么呢。」「可是……」「哇……」腾椿语话音未落,腾慢慢同志的哭声就配合着他响了起来,比之上一次,更加的来势汹汹。
  可见小孩子的本事,是不容忽视的。从那以后,辛博琪就决定了,介于她女儿的哭功了得,她决定教孩子讲得第一句话是爸爸。起初腾椿语特感动,孩子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爸爸,换作哪个男人都得兴奋吧,这小妻子多贤惠。可麻烦紧跟着来了,你以为好真的那么贤惠呢?满足你大男子主义的虚荣感?她是越来越懒了,加之起床气也很重,每当夜里腾慢慢同志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哭,嘴里叫着爸爸爸爸的时候,辛博琪醒了,就推推腾椿语,喂,孩子叫你呢,快点去看看。
  腾椿语忽然就明白过来了,这是他老婆给他下的一套,再怎么困都得去看孩子,而腾慢慢好像是故意整他一样,不是尿了,就是饿了的,那张小脸,越长越大,身子越来越肥,简直有中年发福的迹象,可旁人见了都说好。
  再来就是一点,这小妮子,自从腾椿语给她换了一次尿布,她似乎就缠上他了,每天央求着爸爸抱,也不那么一来辛博琪了,一到了腾椿语怀里,小手还使劲乱摸,全家她最讨厌的就是保姆了,原因是长得不好看。
  腾家上下被她都得哈哈直笑,这么小的年纪,就知道看帅哥了。她最喜欢的就是腾非和腾椿语了,原来一线的辛博琪和孙苒都退下来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这孩子,真真是个人精。
  辛家原本都不喜欢这孩子,可自从知道这孩子不是腾椿语亲生的,也就排出了原先的那种厌恶,反倒是有点可怜这孩子了。
  萧珊雅一看见那孩子就直摇头,「真是跟什么人像什么人。」辛博琪不明所以,一直追着问。
  萧珊雅被她问得烦了,直接说了句,「这孩子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你亲生的呢,跟你越来越像了!你看看她那色迷迷的小眼睛,跟你小时候可是一模一样!」辛博琪顿时就愣了,「我小时候哪里色迷迷的了?我女儿又哪里色迷迷的了?」萧珊雅只差冷笑了,推了推她,「你看看腾慢慢现在干什么呢?抱着我干儿子不撒手的,色女啊!」果然,不远处,刚出院没多久的景阳,正被腾慢慢同志霸占着,在怀里使劲的钻,便宜占足,景阳穿了件开领的衬衫,那小家伙,还要将头也钻进去,他只知道小孩子容易饿,可也不至于有奶就是娘啊,咬着他的乳尖也没用啊,他没有奶水喂给她啊!


  「小祖宗你松口好不好,你别吸了,我没奶。」酒店一下子热闹起来,景阳抱着腾慢慢开始折腾。
  今儿是腾慢慢同志的满月酒,虽然没有大肆长扬,只是请了亲朋好友过来,可也是颇为壮观了。
  辛博琪就看着她女儿折磨景阳,也不插手,就在一旁呵呵的直笑,腾椿语去招待宾客,自然也是无暇顾及。
  景阳正闹着,忽然撞上两个人,他刚要道歉,顿时觉得这人眼熟。
  雷晓盯着景阳怀里的腾慢慢瞧了几眼,转而看向辛博琪,而辛博琪这女人,一接触到雷晓的目光,连忙装作忙别的去了,根本就不敢看他。
  雷晓摇头笑笑,捏了捏腾慢慢的小脸,「你就是腾慢慢?」景阳顺势就把这孩子交给了雷晓,雷晓哪里抱过孩子,抱着她的样子,就跟抱了一块木头一样,浑身僵硬着。而腾慢慢丝毫没觉得不舒服,反而笑得更加灿烂,口水流的满脸,还要往雷晓怀里钻。
  辛博琪瞄了一眼,乖乖,她女儿果然很色。
  姚夏看着这孩子哈哈直笑,「雷晓你这桃花运啊!开得到处都是,小时候给你算命的那老瞎子很准么,这么小的女娃都喜欢你。」雷晓不做声只是跟着笑,孩子是这么小小的软软的一团,她肥嘟嘟可爱的样子,让雷晓由衷的喜欢,他以前嫌小孩子吵闹麻烦,但凡是家里亲戚有孩子的,他都尽量不去那家。今天来喝这满月酒,也只是为了偷偷的看着辛博琪,哪怕就瞧她一眼也成。可看了这小家伙,他那心里,竟然觉得暖暖的。别人的孩子,他尚且如此,那要是抱着的是他自己的孩子,那会是什么样子?
  腾椿语老远看见雷晓和姚夏在,也跟着过来,淡淡的微笑着,「你们来了。
  过来,慢慢到你爸爸这里来。」
  雷晓愣了一下,才伸出双臂,将孩子还给人家。可腾慢慢以往那么喜欢腾椿语的一个人,竟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弄得腾椿语措手不及,怎么哄都没用。
  「这孩子是不是尿了?帮我抱一下。」腾椿语随便一交,孩子又回到了雷晓的手上,才刚几秒钟,她就止住了哭声,又像个傻子一样的笑。
  也不知是谁打趣了一句,「这孩子好像更喜欢雷晓呢,跟雷晓挺有缘分的哈!
  雷晓,要不认了做干女儿吧!」
  雷晓呵呵的笑了,宠溺的看着这孩子。
  腾椿语一把将孩子抱了回来,疏离的微笑着,「还是我来抱吧,我家慢慢磨人,跟她妈妈一个样,别看有时候喜欢找外人撒娇,可关键时刻,想起的总是我这个爸爸,别人不行的。」


上一撸:老婆的男人们第三卷33



下一撸: